大洋新聞 時間: 2014-06-09來源: 信息時報多麗絲·佩恩都記不清自己多少次被捕。以多麗絲·佩恩的經歷拍成的紀錄片《多麗絲·佩恩的一生和罪行》。出現在法庭上的多麗絲·佩恩依然貴氣十足。 紀錄片中的多麗絲·佩恩。去年底,多麗絲·佩恩在出獄三個月後,在加州一家珠寶店再次出手。
  去年底,當已經83歲高齡的多麗絲·佩恩在加利福尼亞州“重操舊業”,偷走一枚價值兩萬多美元的戒指之後,她又再次被警方抓獲,而此時,距離她上次出獄僅僅三個月。
  多麗絲的作案手段其實並不高明——然而由於她在長達60多年的犯罪生涯中,屢屢在世界各地的珠寶店上演“順手牽羊”的好戲,也因此被稱為“鑽石多麗絲”。可怕的是,她並不認為這種偷竊行為有什麼不妥,甚至有一次,她還在法庭文件中的職業欄里填上“珠寶大盜”……
  就在上個月底,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老太太多麗絲·佩恩在法庭上承認自己偷竊珠寶的事實,而這一次,她又將面臨著為期兩年的牢獄之苦,此外還有兩年的緩刑。
  讓人唏噓的是,已經83歲的她,自己都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入獄——有著一副友善的外表以及慈祥的白髮的她,本應該是頤養天年的年紀,卻很難讓人把她和“職業大盜”分開。在過去60多年的時間里,她一直對偷竊珠寶樂此不疲,甚至不惜付出自由的代價。
  偷走兩萬多美元的戒指
  這次讓她入獄的案件還得從去年10月說起。當時,多麗絲·佩恩“光顧”了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棕櫚沙漠的一家珠寶店,看到她進店的店員們不禁滿心歡喜——因為他們看到這位滿頭白髮的老人,雖然健康條件看起來不太好,走路一瘸一拐的,但是言行舉止中無不透露出貴婦般的優雅。
  更讓店員興奮的是,多麗絲告訴他們,她因為珠寶失竊從保險公司那裡獲得了一筆兩萬多美元的賠償,於是想用這筆錢重新買一條項鏈。店員們自然儘量滿足這位“大客戶”的要求,不僅讓多麗絲試戴了十幾條項鏈和戒指,甚至還讓她坐在椅子上一邊歇腳一邊挑。
  多麗絲什麼都沒買。在她一瘸一拐地臨出門時,她告訴店員,第二天她會回來買一副鑲鑽的白金戒指。然而員工沒有意識到的是,一副2.25萬美元的戒指還戴在她的手上。
  珠寶店經理拉朱·梅赫塔很久以後才註意到這枚戒指不見了,“從來沒有人能在我眼皮底下偷走東西”,他說。然而,等他們反應過來時,多麗絲早已在附近的當鋪,將這枚戒指以區區800美元的價格典當。
  偷竊“足跡”遍佈世界
  綽號為“鑽石”的多麗絲·佩恩,和其他珠寶大盜實在不大一樣,她並不靠武力搶劫,而是靠外表、舉止與神態,其實,這才是最具迷惑性的武器。
  和多麗絲打過交道的珠寶店和警員們都說,經常穿著華麗時裝、拿著設計精緻的手提包的多麗絲打扮得像一個貴婦,不僅周身散髮著女性的溫婉優雅,而且和藹有教養,絲毫看不出是一個慣偷。
  然而在過去的60多年偷竊生涯里,多麗絲的“足跡”幾乎遍佈世界各地:除了美國之外,甚至還遠及英國、法國、意大利、摩納哥甚至日本。
  其實,多麗絲的手段並不高明,每次她在珠寶店都是提出想看看其它珠寶時,然後利用店員分心,“順手牽羊”偷走其中一個。她通常把戒指藏在手掌里,有時候甚至就戴在手指上,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出門外,迅速逃離那個城市將戰利品出手。
  只是這一次,多麗絲再也沒有那麼幸運。警方對她太熟悉不過了,所以很快又將她逮捕。
  法官考慮其年齡而減刑
  在之前的作案中,多麗絲使用了20個假名、9個假出生日期以及5個假社會保險密碼,偷竊了數百萬美元的珠寶。由於劣跡斑斑,多麗絲也早就被國際刑警組織盯上:關於她的案件記錄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,而光在美國的作案記錄就長達20頁。
  已經退休的聯邦調查局特工保羅·格勞普曼曾於上世紀80年代在俄亥俄州抓過多麗絲,他對多麗絲涉嫌“重操就業”並不感到奇怪,“她是職業珠寶大盜,沉浸於此不能自拔。她已經聲名狼藉……但她並不總是那麼幸運。”
  在格勞普曼的記憶里,年輕時的佩恩非常漂亮,因此憑藉自身魅力闖盪天下,而她的傳奇經歷也被拍成了一部紀錄片,名叫《多麗絲·佩恩的一生與罪行》。
  雖然之前在法庭上,多麗絲表示自己會離開犯罪的道路,但是現在又一次被捕,她又面臨著兩年的牢獄之苦,以及兩年緩刑的懲罰。不過,“法官在宣判時已經考慮到了她的年齡,“多麗絲的律師格雷琴·馮·赫爾姆斯上周告訴《洛杉磯時報》。
  (下轉B07版)
  (上接B06版)
  黑人身份讓她心理扭曲 屢次入獄不改偷竊本性
  在紀錄片《多麗絲·佩恩的一生與罪行》中,多麗絲揭露了自己是如何“利用店員分心帶走珠寶”的伎倆,但是她也在紀錄片中表示,“我不後悔偷珠寶,我只後悔被抓到。”對於她的“執迷不悟”,有旁觀者認為這與她兒時的經歷有關。
  據稱,多麗絲出生在遙遠貧困的西弗吉尼亞州小鎮斯雷福克,在那個年代,她看到的是美國對於黑人婦女施加的種種不公與壓迫。這部紀錄片的製片人馬可·利納就說,“她一直想當個芭蕾舞者,直到有一天某人跟她說這不可能,世界上沒有黑人芭蕾舞者。”而如此種種讓多麗絲明白,要想離開小鎮、看看外面的世界,自己必須尋找其他道路,而偷珠寶就成為了她的最好選擇。
  黑人身份讓她遭遇不公
  83年前的1931年,多麗絲出生在美國西弗吉尼亞州的斯雷福克,這是一個偏僻貧困的內陸小鎮。她的父親是一名普通的煤礦工人,言語粗暴,而且文化不高;她的母親則是一名裁縫,靠在家做一些零活幫補家用。而多麗絲則是這個家庭六個孩子中的最小一個,一家人的生活也過的緊巴巴的。
  13歲那年,多麗絲的父母帶著六個孩子舉家搬到了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。來到這個大城市讓多麗絲“大開眼界”,也她看到了那個年代美國對於黑人婦女施加的大量不公與壓迫。
  有一天,多麗絲的母親給了五美元給她——其中兩美元讓她理髮,剩下的三美元讓她送到一家手錶店還債。然而,到了手錶店的多麗絲看到琳琅滿目的各式手錶就走不開了,她對店主說,“如果我考試考得好,我媽媽就會獎勵我一塊手錶,到時候我就來你這裡買。”
  於是店主就讓她試戴,然而這時,一名白人男子走進店內,店主馬上把多麗絲打發出門。因為在那個年代,和一個黑人做生意會被人們鄙視。然而被轟出門的多麗絲發現,剛纔試戴的手錶還在手上,於是她又回到店里提醒店主,而後者粗魯地把表從她的手上扒了下來。
  “忘事”成為偷竊靈感
  “人忙的時候容易忘事”,多麗絲多年之後在接受採訪時總結這次經歷時說,而這給了她如何偷竊作案的“靈感”——她開始喜歡和閨密一起去珠寶店試戴,然後看看店員的反應。
  高中畢業後,母親帶著多麗絲離開了粗暴的父親,從此母女相依為命。而此時,18歲的多麗絲又生了一男孩,因此一家人生活拮据。在經濟壓力之下,多麗絲告訴母親,她有一條賺錢的門路,“我知道怎麼能讓珠寶店里的人忘記(給我首飾的事情)。”
  然而母親卻認為這是一種偷竊的行為,“那不是偷,我只是拿走他們給我的東西而已”,多麗絲辯解道。見到母親態度堅決,她只得偷偷行動。在當地試過幾次沒有得手後,23歲的多麗絲乘坐“灰狗”長途汽車,來到鋼鐵之都匹茲堡市,在這裡的一家高檔珠寶店,她生平第一次得手了,“拿走”一塊標價2.2萬美元的鑽戒。
  多年之後,多麗絲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當時的心情,“我嚇壞了!”後來,她來到一家當鋪賣掉這顆鑽石,店主沒有查看她的身份證件,也沒有問她任何問題,最後,這顆鑽戒以7500美元成交。
  趁店員忙亂“渾水摸魚”
  從此,多麗絲一發不可收拾。
  她挑選珠寶店的方法也很簡單——如果看到雜誌上有關珠寶店的文章或廣告吸引了她,她就會按圖索驥,找到那家珠寶店,然後下手。
  作案時,她經常打扮成貴婦,穿著名牌大衣,挎著名牌包包,腳穿名貴高跟鞋,進入名牌珠寶店。多麗絲經常會對店員說,“她得到了一大筆錢,因此想買幾件珠寶”,或者說,“她的首飾被偷了,想添幾件新的”。
  她讓店員把店里所有值錢的首飾拿出來,讓她一件件試戴,此外,她還會煞有介事地用專業行話詢問寶石的成色、切割等,而這隻是她一次又一次和店員的交流中得出的經驗。通常情況下,珠寶店每次只允許出示一件貴重首飾給顧客,但是當顧客顯得財大氣粗的時候,店員總會興奮地忘記原則,而這恰恰給了多麗絲“渾水摸魚”的機會。
  而賣的時候,她又會淚眼汪汪地說她想賣掉婚戒重新生活,騙取同情心。有一次,她在匹茲堡市一家服裝店試穿衣服時,忽然流下眼淚。然後,她對店主說,自己被丈夫毆打,想要離婚,也因此想賣掉手上的鑽戒,以為撿到大便宜的店主於是就用3500美元買下了這枚鑽戒。
  把“業務”擴展到海外
  上世紀70年代初期,多麗絲將“業務”擴展到了海外,1974年,她還來到摩納哥蒙特卡洛一家卡地亞珠寶店,盜走了一枚昂貴的鉑金鑽戒。店員報案後,法國警方加強了對出入境人員的檢查。在尼斯機場,她被海關攔了下來,警方將她帶到一個汽車旅館里,請她“配合調查”。
  一住進旅館,她向女看守要來指甲鉗,還有用來補衣服的針線。然而,她用指甲鉗把鑽石從戒托上撬下來,用針線縫進腰帶內,然後把戒托扔進了地中海。因此,即使警方每天搜一遍她的房間,也沒有發現鑽戒,她從而全身而退。
  然而隨著商店安保的加強,以及閉路電視技術的發展,多麗絲的行為也逐漸被珠寶業界所熟知。1999年,他在丹佛偷一枚5克拉的鑽戒時被捕,被判入獄12年。2005年,她在假釋期間又犯案,在內華達州偷一隻售價8500美元的戒指,在加利福尼亞州偷了一隻價值3.15萬美元的鑽戒,因此又獲刑。
  2008年,她在接受美國媒體記者採訪時說,自己偷鑽戒並不是為了錢,只是喜歡偷盜的過程。她說自己曾將一枚鑽戒扔進垃圾堆,因為她“並不需要”。對於她的屢教不改,有時候法官也頗為無奈,2010年,法官在審判時說,“…她是個賊,但是個迷人的賊。”
  
  (原標題:行竊60餘年 不老珠寶大盜成傳奇)
創作者介紹

brxlbmnvpl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